引爆2017年油脂市场的导火索

  • 作者: admin7
  • 时间: 2016-11-21 10:28:00
  • 点击率: 1178

从国内来看,目前三大油脂的高库存阶段已经过去, 据了解,2016年三大油脂的国内产量与进口量之和为2587.2万吨,需求总计2591万吨,实际上已经出现了供给缺口。与全球市场一致,国内三大油脂步入去库存周期,实际库存消费比已经从高位48.76%连续三年下降至目前的37.55%,但从博弈的角度上看,所有紧平衡的状态都是易碎的。未来植物油需求预计仍以稳步上涨为主,而供应端却容易出现变化,主要风险点集中在未来棕榈油、菜籽产量以及进口的油脂油料能否按时到港。未来产地产量或是到港量、到港时间一旦出现超预期变化,供应缩紧的预期将成立,下游企业补库力度一般会迅速提高,而这将直接体现为国内商业库存的快速缩减,最后反馈到价格上,触发突发性上涨,因此打破供需紧平衡的潜在因素将大概率限制做空思路,从风险收益的角度看,未来国内油脂仍是易涨难跌的。

  国内油脂消费结构的新变化

  笔者统计了近几年以来国内植物油消费的结构,发现国内棕榈油消费明显低于全球水平,仅占20%以下,在豆棕、菜棕价差逐渐走缩的背景下(目前豆棕现货价差仅300元每吨,菜棕价差仅600元每吨),替代效应很明显,压制棕榈油消费,因此近几年棕榈油消费占比出现下降趋势,而菜籽油的消费占比却进一步提高,从2013/14年的20%左右预计明年将达到27%。目前三大油脂的价差呈现扁平化,较为优质的菜油消费有望得到推崇,预计将进一步侵蚀棕榈油进口的市场份额,菜籽油的供给价格弹性将变高,特别是在菜籽预计减产的2017年定会导致菜籽价格上涨。

  国内油脂进口依存度攀升

  进口依存度直接关乎定价权的问题,最直接的例子就是进口依存度达到87%的大豆,在国产菜籽大面积减少,国产大豆多数用作食品豆的当下,油脂很可能步大豆后尘。2016年8月初华南棕榈油进口滞港和2016年11月全球航运能力吃紧,造成美豆推迟到港的那段时间的行情不可谓之不大,八月中旬仅仅半个月不到棕榈油主力合约迅速拉涨,涨幅超过10%,从5000一线上行至5500上方,而1609棕榈油合约打破历史统计规律,价格超过豆油、菜油,而11月份由于到港推迟,国内可压榨大豆有限,港口豆粕库存迅速消化,引发下游饲料厂跟风抢货,豆粕1701合约价格从2800一线涨至3100。由此可见,国际贸易中的关税、运力、海关检查等政策变动将对进口依存度高的商品带来相当大的影响,而即将上任的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正准备改变未来2017年的国际贸易格局。从历史经验来看,在世界霸权国家经济景气的情况下,自由贸易会是主流,而当世界经济不景气之时,保护贸易则会大行其道。2015年美国贸易逆差创下新高,拖累经济下滑属近年之最,因此特朗普此时重提贸易保护就不足为奇了,特朗普胜选的第一批受害者之一就是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关系协定(TPPA),放话上任第一天撤销跨协,诸如此类,说明他誓要不折不扣地反对当前的自由贸易形式。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多次提及与中国、墨西哥等这些国家的贸易损害了本国的利益,朗普承早先诺将在出任总统的第一天就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还威胁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高关税,即使关税没有能立即上调,但贸易争端的出现无可避免。在这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进口依存度高,特别是从美国大量进口的商品价格,据统计,中国每年需要从美国进口大豆超过3100万吨,占我国大豆消费的三分之一左右,因此一旦美国调升大豆出口关税或者出现贸易争端,大豆延迟到港是必然的。而今年南美可出口的大豆较往年偏少,因此2017年很容易出现进口大豆阶段性的供应紧张,一旦被证实,国内油脂价格有望进一步上行。

  植物油消费增长的主力生物柴油

  近几年植物油价格跟原油价格保持着较强的相关性,上图显示美豆油跟原油的走势相关系数超过87%,国内三大油脂跟纽约轻质原油的相关系数都超过70%,背后的逻辑便是植物油的工业消费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增长,植物油的工业属性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截止2016年我们统计到生物柴油消费量已经达到4300万吨的水平,同比上涨2.57%,其中棕榈油、豆油、菜籽油工业消费共计3320万吨。11月23日EPA宣布将总再生燃料掺和量从2016年的181.1亿加仑上调至2017年192.8亿加仑,较5月提案的188亿加仑增2.6%,常规乙醇燃料用量从145亿加仑上调至150亿加仑,较5月预期增1.35%,先进生物燃料掺和量从2016年36.1亿加仑上调至42.8亿加仑,较5月增7%,其中生物柴油掺和量从2016年的19亿加仑上调至20亿加仑,较5月预期持平,这份报告之后生物柴油用量将增加30.87万吨(生物柴油密度按0.8155千克/立方米计算),以90%的生物柴油转化率计算,预计将提高2017年的豆油消费预估34.3万吨。另外印尼和马来西亚棕榈油也将在生物柴油生产补贴和掺混比率提高的刺激之下进一步提高工业消费用量,我们预估2017年棕榈油、豆油、菜籽油工业消费用量将同比增长2%,至3386万吨。

  综上所述,目前全球植物油低库存、供需紧平衡、库销比持续下降的大背景是确立下来的,而在这个大背景下资金做空的动能是相对比较弱的,而任何一个供给侧(产量)或需求端(关税、生物柴油政策)的突发事件都很容易成为引爆全球植物油价格上涨行情的导火索。